焦点分析|在舒马赫觉醒的背后,可能有再生医学的痕迹。 2019-04-23

    图片来源:今日汽车运动,来自Twitter的外国媒体的截图扫过社会媒体:大新闻!舒马赫不再卧床不起了。然而,根据对舒马赫所有官方渠道的36次氪质调查,没有获得任何权威信息,表明车王的情况已取得重大进展。事实上,四年前,舒马赫一家发表声明说他们已经脱离了昏迷。2013年,在阿尔卑斯山发生的一场滑雪事故中,舒马赫的头盔破裂和脑损伤导致他在床上瘫痪。即便如此,他91个赛跑锦标赛的记录并没有被打破。事故发生后,他的妻子科琳娜封锁了他的消息,并告诉身边的亲戚和朋友,任何泄露自己病情的人都会断绝关系。本文不打算窥探车王的个人隐私,而只想表达昏迷者可以醒来,瘫痪者可以重新站起来,除了一些难以形容的运气因素外,这可能是由于“再生医学”。所谓的“再生医学”既不是伪科学,也不是超自然的生物技术。它指的是运用生物学和工程学的理论方法,创造出失去或功能受损的组织和器官,使其具有正常组织和器官的机制和功能。干细胞治疗是再生医学的核心之一。麻痹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之一是由交通事故、滑雪和意外摔倒等事故引起的脊髓损伤。医学术语是脊髓损伤。身体不同部位的脊髓损伤可导致四肢瘫痪或偏瘫的严重后果。图片来源:Open.ware.org,36氪,采访了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亚伦·奇查诺弗,讨论人类活到120岁的可能性。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精密与再生医学院院长。在采访中,他分享了一例颈下瘫痪患者,经过大剂量干细胞治疗后,其运动功能显著改善:一位瘫痪的年轻人Kristopher Boesen在南加州大学神经修复中心和Rancho Los Amigos国家康复中心进行了手术。研究人员使用了1000万剂量的AST-OPC1。将细胞直接注射到Kris的颈髓。两天后,克里斯托弗·波森的手开始动了,几个月后,他的一只脚趾可以动了。南加州大学的神经外科医生Charles Liu是星体生物治疗学研究项目的主任。美国生物技术公司主要关注颈椎损伤的患者。因为颈椎靠近大脑,所以新神经只需要相对较短的距离就能更容易生长。在波士顿的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该公司发布了关于AST-OPC1临床试验1/2a期的最新数据,AST-OPC1是一种新的脊髓损伤干细胞疗法,用于治疗6个月后接受1000万次细胞注射的6名完全瘫痪患者,其中3名患者有手臂、手掌和手指的运动。运动功能已取得显著进展。其基本原理与外周神经系统的再生能力有关。神经系统可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外周神经系统,而大脑、脊髓和视网膜神经属于中枢神经系统。当脊髓损伤发生时,人体内的“信号通路”被阻断,人体无法与伤口下面的身体连接,从而失去其运动功能和感觉。在临床上,常见的情况可能是外科医生重新连接受伤者的断肢和手指以恢复一般功能。类似地,在外周神经系统中有一组细胞叫做雪旺细胞。中国科学院院士苏国辉说,雪旺细胞是周围神经系统中的胶质细胞,构成了神经元生长的“微环境”。当神经元受损时,雪旺细胞表面的基底膜分泌神经营养因子,保证受损神经元的存活并促进其生长。神经轴突再生。由于干细胞能分泌神经营养因子并把它们放入受损脊髓,它们能分泌神经营养因子如雪旺细胞,形成促进神经生长的微环境,有利于受损脊髓活力的恢复。从这个角度来看,苏院士说:“我们对脊髓损伤的主要治疗是寻找改善微环境的方法,其次是改善神经细胞的再生。目前,干细胞治疗仍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科学家对脊髓损伤和干细胞还没有全面的了解。刘博士谨慎地预测了波森的未来。目前,他的恢复仍然有限,运动功能的独立性程度不能夸大。神经组织损伤的修复是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其他神经再生细胞疗法只在散发病例中取得成功,许多试验发现脑肿瘤患者在治疗后。这项研究结果喜忧参半,令许多投资者和患者失望。但是在生命科学领域,每项研究总是让人们更深刻地理解问题的复杂性。除了仔细的监督,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更谨慎的临床试验-大规模双盲对照临床试验的结果可以使临床医生接受干细胞确实可以治疗脊髓损伤的可能性。2017年8月,一位64岁的脊髓损伤和下肢瘫痪患者陈双喜在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接受了为期两年的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后,从轮椅上站起来,并在支持下采取了步骤。目前,广州、上海等地正在实施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希望能够使更多的脊髓损伤瘫痪患者受益。数据显示,中国脊髓损伤患者人数每年超过12万人。本文期待再生医学的逐步突破。

, 1, 0, 9);

Copyright © 2019 金沙88128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李峰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民生路171号亚麻广场
全国统一热线:15178968035